大学生村官网 > 各地动态> 正文
广东大学生村官亲历风王“山竹”过境
2018-09-21 10:03:00

  9月16日,今年第22号超强台风“山竹”在广东省江门市台山登陆,登陆时中心附近最大风力14级,堪称今年最强“风王”,给多地带来严重灾害。大学生村官们闻风而动,拉起一道群众生命财产的“保护网”。

  珠海村官:尽力降低养殖户损失

  珠海是此次“山竹”正面袭击的城市之一,多路段出现海水倒灌,全城公共交通一度停运。黄靖是一名90后大学生村官,现任珠海市斗门区白蕉镇沙石村副书记。从气象台开始预警起,他悬着的心就一直没放下。

  沙石村地处珠海一级水源保护地,是全市10大生态村之一,水产养殖是村里的支柱产业,全村600多户人家,有200多户是养殖户,成片的鱼塘承载着村民们的希望。去年8月,超强台风“天鸽”过境,因海水倒灌导致鱼塘水位上升,养的鱼虾跑了许多,养殖户损失惨重。得知“山竹”即将来袭,村干部们立即行动起来,黄靖挑起了转移人员、保障后勤的重担。

  为了应对“风王”,黄靖天天在村里蹲守,制定防范预案,转移安置群众,忙得不可开交。让他欣慰的是,相比去年“天鸽”登陆前劝说群众转移时的艰难,今年顺利了许多。60多岁的李叔是去年最倔强的“转移钉子户”,他怕鱼缺氧,一直死守在自家塘边不肯走,黄靖等人赶到现场时,鱼塘边棚屋的玻璃都被吹飞了,他们只得强行把李叔拉走,人刚离开,棚屋就被风刮倒了,李叔看到那一幕才知道害怕,今年一听黄靖说要转移,老人家麻利地收拾好家什就跟着走了:“我信你们,你们是为我好。”

  9月15日中午开始,变天了,风雨交加,这时候黄靖的心反而静了下来,“该做的事情全都做了。”9月16日早上10点左右,黄靖发现外面的风力明显增强,到下午1点多,狂风大作,不出意料,没多久村里的水电全断了。这时候,养殖户们早就备下的小型发电机立即派上了用场,纷纷运转起来维持鱼塘的供氧设备。虽然暴雨如注,但因为之前及时抽水,鱼塘的水位保持在正常范围内,尽管有些鱼塘边的棚屋被吹翻了,但只要养的鱼虾在,村民就有希望。黄靖和村干部们顶着风在村里巡视了一圈后,心里更踏实了。

  9月17日下午,中断了20多个小时的供水供电都恢复了,风力也明显小了,黄靖上网一查,肆虐的台风“山竹”已经离开珠海,紧绷多日的神经终于松了下来,他长舒一口气:“鱼塘可是咱村的命根子,多亏这次防范预案做得好,才没出大事!”

  茂名村官:顶风上山转移村民

  与黄靖一样,广东省茂名信宜市水口镇团委书记、大学生村官陈术创也亲历了“山竹”带来的重创。他夜间顶风逆行的故事在当地传为美谈。

  9月16日晚上9点18分,陈术创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张他在驾驶位拍摄的照片,车头灯照射之处是狭窄泥泞的山路,照片下方写了4个字:“台风,逆行”。在这个人人都躲在家里避风的夜晚,陈术创为何驱车上山?

  原因是他当晚9点打电话给高岭村危房户刘效宗时,得知刘效宗根本没有听从村干部先前的劝说去他儿子家避风,仍然留在自家的老屋里。于是,陈术创拿着车钥匙就冲出了村委会大门……

  水口镇位于信宜南部,多是山区,一旦连续强降雨,很容易导致塌方。每次抗击台风,都要转移一大批危房户。此次风王“山竹”过境,全镇上下更是严阵以待,1989年出生的陈术创身兼高岭村、骑马村两个贫困村的驻村工作组组长,身上的担子尤其重,而转移安置群众又是重中之重。

  9月15日,陈术创到高岭村的危房户家中,一家家发放“转移通知书”,一遍遍告知“山竹”将至,请他们16日中午前务必转移到亲戚或邻居家中,或到设在村委会的安置点暂住。他特别关注刘效宗家,因为刘效宗和儿子、儿媳有矛盾,平时几乎不来往,虽然儿子建了新房,但刘伯明确表示不愿去儿子家暂住,陈术创把“山竹”的危害反复向老人说明,劝了很久,他才勉强同意。陈术创又联系上刘效宗的儿子、儿媳,说定老人暂住事宜。16日晚上,陈术创想想还是不放心,给刘效宗打电话,才得知他人还在旧瓦房里,于是就有了陈术创那张逆风而行的照片。

  雨势凶猛,狂风猛烈拍打着车窗。陈术创车开得很快,10来分钟就赶到刘效宗家中,看到刘伯独自坐在家里,就叫来他的儿媳,苦口婆心地一番劝说,老人终于同意去儿子家过夜。陈术创多了个心眼,提醒儿媳把老屋门上锁,千万不能让老人夜里偷偷返回危房居住。刘效宗跟儿媳离开没多久,陈术创又接到同事电话,说骑马村又有群众不肯转移,请他去帮忙劝说,他立马赶到骑马村。等事情全部忙完从骑马村出来,“山竹”正从信宜呼啸而过。

  17日一大早,陈术创在村里查看灾情,当他来到刘效宗的旧屋时,发现厨房已有一处坍塌,屋顶多处瓦片掉落,幸亏老人及时转移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

来源:大学生村官报   作者:许露露  
复制本文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