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书记杜亮姝带领村民挖掘传统技艺

山西省孝义市临县寨则坪村第一书记杜亮姝带领村民挖掘传统技艺,探索增收致富新路。[全文]

朱当:拖了15年的一桩事,在他手上干成了

“第一书记任期很短,要做的事情很多。”朱当觉得自己做得还不够。[全文]

一位妻子写给驻村“第一书记”的家书

一封家书,一种情怀。这封家书的作者叫曾程,是江西省安远县检察院派驻双芫乡固营村“第一书记”欧阳森林的爱人。今年“五一”假期,她抱着孩子,陪许久未团圆的丈夫在固营村走访贫困户。回来后,写下了这封家书,情感真挚,让人泪目。[全文]

第一书记张天赐:把“边缘村”打造成“样板村”

“通过科技扶贫,俺们这个‘边缘村’在不久的将来,肯定会成为扶贫攻坚战役中的‘样板村’。”村民们纷纷为第一书记张天赐点赞。[全文]

马利民:有愧的是家人,无愧的是村子和村民

在村三年,马利民唯一愧对的便是家人:对患癌症的母亲很少照顾、年幼的孩子更无暇顾及。但看到村容改变了,村民的生活改善了,马利民说再大的困难也要坚持下去。[全文]

第一书记宋鹏:留下产业 留下人才 留下精神

7月2日,在甘肃省举行的2017年度脱贫攻坚帮扶工作先进集体和个人表彰大会上,甘肃省宕昌县大寨村第一书记宋鹏被授予“先进驻村帮扶工作队队长”荣誉称号。[全文]

"第一书记"孔庆海:我没有食言,没有让父老乡亲失望

孔庆海是陕西省咸阳市市委理论讲师团副团长。做了半辈子机关工作的他没有想到,会和一个名叫二厂村的地方结下不解之缘。[全文]

第一书记刘益彪:把“荒土地”变成“聚宝盆”

扶珂村盛产煤炭,曾是远近闻名的富裕村,按理说“家底”应当挺厚实,为何会沦为省级贫困村?如何让这个衰落的小村庄摘掉穷帽子,重新走上振兴之路?2016年10月底,带着重重疑问,我从涟源市扶贫办来到扶珂村,担任第一书记。驻村伊始,我花大量的时间摸清扶珂村从贫穷到致富、再到“返贫”的发展脉络,找准了“病根”。...[全文]

河北大名县的“第一书记”们留下了哪些财富?

2016年2月,春寒料峭,乍暖还寒,159支精准扶贫驻村工作队、477名市县驻村干部,带着组织嘱托,带着群众期盼,奔赴河北省大名县159个贫困村。[全文]